一代材料,一代装备,没有这个材料,那么你设计得再好,材料性能不能满足,也是不能满足的。”我国难熔金属学术带头人范景莲这样说道。为了我国能够制造出领先世界的难熔金属材料,她敢为人先,自掏腰包去实验。面对一次次的失败,她擦干眼泪继续干。无数次的实验后,目前世界上最抗烧蚀的材料终于被成功研发。

范景莲现任中南大学难熔金属与硬质合金研究所所长、湖南省纳米材料工程中心常务副主任,先后荣获国家杰出青年基金、中组部“万人计划”、教育部“长江学者”、全国创新争先奖、何梁何利基金、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等荣誉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 

来自水泥路面的美妙设想

 

1967年出生于湖南澧县的范景莲1983年进入中南大学就读,硕士毕业工作数年后又回到母校攻读博士,并于2001年被破格评为中南大学教授自1990年开始,范景莲教授就一直从事难熔合金新材料、新技术和基础理论研究。

 

要想满足飞行器飞行时的要求,那么所用材料表面温度要达到3000度以上,同时来流温度达到3000多K到4000K。而普通金属材料如钢铁,在1500度时就会熔化,这无疑是一个非常严酷的环境。

 

水泥路面几乎是我们每天都要走过的,看起来它与难熔金属之间似乎相隔甚远。但是水泥路面却激发了范景莲教授的灵感。

“我们走的路面上面,就是水泥的路面上,镶嵌了很多的小的鹅卵石,是不是这个就具有很高的强度。路面上小的石头,就相当于我的纳米陶瓷,水泥的基体就相当于我的难熔金属。”范景莲教授这样说道。

范景莲教授用她独创的微纳复合技术,杂交了高温陶瓷和难熔金属。杂交陶瓷和难熔金属使材料既有超高温陶瓷的高熔点、低密度特性,又像金属一样可以延展。

 

敢于把笑话变成现实

 

2006年上半年,范景莲教授带着自己的设想到北京汇报,却被专家当作笑话。很多人问她,美国没做过,俄罗斯也没有,她为什么要去做这个材料?但世界一流从来不是跟在他人身后得来的,只有想别人没想过的,做别人没做过的,才能把近似于异想天开的设想变成设想。

 

回到长沙的范景莲教授一头扎进了实验室,逐个筛选几十种不同成分的工艺方案。没有超高温烧结炉,她自掏腰包向工厂租借。一次次试验,一次次失败,十几万、几十万的原材料烧出来的全是废品、开裂。

 

面对失败,范景莲教授哭过了之后眼泪一擦干,擦完了之后继续干。这个曾被人称为“风”一样的女子,在那段日子里,成为了别人眼中“疯”一样的女子。在科研路上,范景莲教授跌倒了很多次,但她总能更多一次地站起来。她带领课题组的博士们天天埋首实验室做实验,下定决心打一场持久战。

经费不足,范景莲教授咬咬牙付了三成货款,找厂家买来一台全新的高温烧结炉,不分昼夜地试验,终于在一年后,烧出了满意的材料样件。

 

科研就是跨过一座座高山

 

材料烧出来了,性能检测也得出了令人满意的结果。但科研路上,一山放过一山拦。烧出来的材料在航天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,航空航天拿了范景莲教授的材料去加工,却加工不了。如果材料无法进行加工,就没办法做成部件,那它就没有实用前途。别人解决不了的难题,范景莲教授决定自己解决。

 

范景莲教授召集实验室骨干成员,众筹了100万元,租借一处民房,自己动手搞加工,一心要把材料产业化。这一次宁乡高新区伸出了援手,为范景莲教授代建厂房,还给予1000万元产业引导基金和政府贷款。在政府的政策和资金援助下,范景莲教授组建了由教授、副教授、博士、硕士、工程人员组成的产学研创新团队,成立了“长沙微纳坤宸新材料有限公司”。科学家范景莲的肩上多了一个董事长的名衔。

身为董事长的范景莲教授带头解决问题,看别人看不到的问题,想别人想不出的办法。“我们范老师经常往我们车间跑,大家都觉得她不像一个董事长,就像我们车间的一个大师傅。”公司的员工这样描述她。

 

2017年范景莲教授的公司已完成三大类产品的军工鉴定与定型,成为国家航空航天、国防军工以及兵器船舶等领域多个型号产品的唯一供应商

研究与国防和国家重大专项相关,就意味着很多成果不能公开发表论文,范景莲教授选择了默默无闻。在甘于平凡中,她重复着相同的工作,日复一日地做着实验,如同盛开的莲花,将清香许给人间。

     采编/邱丹丹

推荐阅读

【矿冶人物】中国工程院院士高从堦: “水”和“膜”连接起的人生

【矿冶人物】中国工程院院士何季麟:让中国钽家族站起来的专家